吉林十一选五玩法|吉林十一选五
東龍華府

主題: 第一批獨生子女還沒變老,100萬失獨家庭已經死去

  • 起晨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1093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4/12 8:56:03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漢中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作者:思有邪

文章來源公眾號:國館(ID:guoguan5000)

本文部分圖片來自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系。

朗讀君saying:

據統計,早在2010年,中國的失獨家庭,就已經超過了100萬。

對大部分人來說,這或許只是一個統計數字。

但對很多失獨家庭來說,孩子是家庭的核心。孩子沒了,家也就沒了,家也就散了。

失獨,這是一個普通人所能承受的最大不幸。

01

前段時間,一部名叫《地久天長》的電影,悄然上映。

雖然電影票房不如人意,截止到我完稿時,上映9天,尚不足4000萬的票房。但評價很高,豆瓣評分幾乎清一色的四星五星,評分高達8.0。

我的朋友圈也一片好評:“很催淚,很感人。”

其中一條短評尤其戳心:“這就是逆向版阿甘的故事。”

在每一個命運的轉折點,阿甘都是幸運的;但對于《地久天長》的男女主角來說,他們卻總是接二連三,遭遇不幸。

而喪子,是他們所有不幸的起點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02

故事的主人公,耀軍和麗云兩口子,這輩子一共有三個孩子。

他們承受了三次“喪子之痛”。

第三個孩子,是他們從國企下崗后,流落到福建做小生意開修理廠時,收養的孩子。

他是第一個孩子的替代品。他也清楚自己只是個替代品。這也注定,他對這個家,不會有歸屬感。

于是,他跪別養父母,離家出走。

第二個孩子,是麗云在國企工作時懷上的二胎。那正是計劃生育搞得最嚴格的時候,麗云和耀軍成天提心吊膽,怕被人看出來。

不過紙終究包不住火。麗云在廠里暈倒,懷孕的事露了餡。

于是,廠里婦女主任,叫來了人和車,把麗云拉到醫院,做了流產手術。只不過手術過程中,出了點小小的意外,然后,麗云喪失了生育能力。

第一個孩子,就成了耀軍和麗云的獨生子。這個孩子,他叫星星,生性膽小怕事、懦弱老實。他是個乖孩子。

可誰也沒有料到,星星會在水庫溺水身亡。耀軍和麗云,失去了他們的獨生愛子。

那一年過年,別人家一家團圓,聚在一起有說有笑;而耀軍和麗云,兩個人在屋里木然呆坐,一夜無言。

多年以后,他們仍把在福建開的那家修理廠,命名為“繁星修理廠”。雖然愛子已逝,但愛子情深,不會被時光埋葬。

不過,他們丟掉了獨生子,也就丟掉了人生的后半程,所有的期盼和念想。

哪怕他們嘗試把和星星的合照,小心翼翼地藏起來,也始終掩飾不了暮年思子的悲涼。

正如電影中那句感慨萬千的臺詞:“時間已經停止,剩下的就是慢慢變老。”

一個普通人所能承受的最大不幸,莫過于此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03

時代洪流中,其實有千千萬萬個,像耀軍一家這樣的不幸家庭。

早在2010年,中國的失獨家庭,已經超過100萬;而到2050年,中國的失獨家庭,將超過1000萬。

這已經是一個龐大的數目。

這些被濃縮成統計數字的失獨父母,在我們大部分人的視野內面目模糊,在互聯網輿論上又常常處于失語狀態,無處發聲。

和耀軍麗云一樣,失獨,徹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軌跡。

甚至比耀軍一家更慘,他們連家庭都因失獨,而完全支離破碎。

2007年農歷臘月23日,對于李秀蘭來說,是永生難忘的日子。

她24歲的獨生愛子,在這一天因病突然離世。還剩下幾個月,兒子就要結婚。李秀蘭也期待當上婆婆、抱上孫子,將來過上含飴弄孫的幸福生活。

但所有的一切,都在那一天戛然而止。

十多年來,她從沒從喪子之痛中走出,每隔一段時間,她就會來到兒子墓前,和他說說話;枕頭下也壓著孩子的照片,想孩子的時候就拿出來看看,對著照片自言自語。

李秀蘭的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,兩年前甚至突然中風,半邊身體幾乎癱瘓。

孩子去世后,丈夫想要再生一個,延續血脈,但李秀蘭年齡大了,無法再生育,于是丈夫婚內去找了別的女人,又生了一個孩子。

再后來,李秀蘭和丈夫協議離婚。(來源:社會聚光燈)

一個好好的家庭,因為失獨,說散就散。到頭來,李秀蘭還成了多余的人。

不少中老年人的婚姻,年輕時的激情,已經被生活瑣碎消磨殆盡,全靠孩子作為紐帶苦苦維系。一旦孩子沒了,大概率的情況下,婚姻遲早也會走到盡頭。

只不過,有的人結束得體面,有的人結束得不體面。僅此而已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04

還記得江歌的媽媽嗎?

當年,江歌案鬧成了網絡關注的熱點,所有人都熟識了劉鑫、陳世峰的名字,而她,好像沒有名字,只有“江歌媽媽”這樣一個身份。

江歌媽媽,名叫江秋蓮。她是一位單親媽媽,獨自撫養江歌長大。

江秋蓮很寵江歌:她想去日本留學,江秋蓮賣掉房子,也要實現女兒的心愿。對她而言,女兒就是全部的希望,女兒就是全部的寄托。

但沒想到,在日本,女兒丟了。

在審判陳世峰的法庭上,聽到法醫說江歌被刺11到12刀,江秋蓮伏在桌上痛哭。

有記者問江秋蓮:“如果陳世峰沒有被判死刑,您打算怎么辦?”

江秋蓮說:“我沒想過這個問題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死刑。”

可是陳世峰,究竟只被判了二十年。

為了讓陳世峰判死刑,江秋蓮在網絡發起征集簽名的活動。有人直說:“這是徒勞無功。”還有人非議她,指責說這是一種“網絡暴力”。

江秋蓮還在微博怒斥劉鑫“人渣”,隔空打了一通“口水仗”。卻引來很多爭議,有人說“江歌媽媽戾氣太重”,也有人指責江歌媽媽“不夠體面”。

但他們大概都忘了:江秋蓮,現在是一位失獨母親。

這是人世間,最令人絕望的身份。

對于很多前半生已然不幸的人來說,孩子已經成為他們后半生,唯一的指望和寄托。而連最后的寄托,都已經突然不在,能面對這個世界獨活,就已經拼盡全力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(兒時的江歌和母親)

05

不是所有失獨父母,都熬過了漫長的后半生。

女商人王玉瓊,在2013年6月,失去了她的獨生女。

從此,她陷入矛盾之中:一面打聽做試管嬰兒的事,一面又買好了藥,不打算再活下去。

因為女兒是因病去世,她害怕再生育的孩子,也遭受同樣的疾病,同樣會遭遇不測。思前想后,她決定,不再生育。

而為了不耽誤丈夫,她主動和丈夫離了婚。

她很要強,因為她一直以來,都是一個“女強人”。

女兒去世以后,王玉瓊停下了生意,把手頭上剩余的貨物低價轉賣。雖然經濟條件不錯,但偌大的房子,在女兒不在之后,也空了很久很久。

她大部分的時間,都住在親戚家。

失獨者自己總結出來這樣的時間規律:3年,5年,10年,都是失獨者需要跨過去的坎。尤其是3年的坎,最難跨過。

王玉瓊終究還是沒跨過3年的那個坎。

她把賣房子所得的607萬塊錢,全部分給了親戚朋友,然后,選擇了自殺。(來源:北京青年報)

失獨的痛苦,足以把一個天性要強的人,完全擊倒在地。從世人眼中的成功者,瞬間就變成需要人同情的弱勢群體。

命運,在這一刻,顯得那么荒誕,那么滑稽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06

曾經有人去調查失獨者,發現這些失獨父母,無論是身體健康的中年人,還是已經手指顫抖的老人,幾乎所有人,都學會了上網。

其中一位失獨母親,在得知兒子的QQ號以后,生活才開始有了一點光芒。

她從沒碰過電腦,但她學會了上網。

每天天還沒亮,她就打開電腦,輸入密碼,等待屏幕右下的QQ頭像亮起來。

她會打字和兒子溝通:“兒子,媽來了。”

然后再用兒子的QQ回答:“媽媽,我想死你了!”

她每天至少要花20小時,和早已不存在的兒子聊天。

有一次,她在兒子QQ空間,看到兒子昔日好友的留言:“哥們兒,我快結婚了,可惜你不能到現場隨份子,你多不夠意思。”

她幾度失聲痛哭,用兒子的口氣回復道:“放心,祝福準到。”

婚禮那天,她在門口把禮金塞到兒子朋友的手里,然后流著淚轉身離開。(來源:中國青年報)

對外人來說,這都是徒勞無功的發神經;但對于這位母親來說,這就是留住孩子,唯一的辦法。

世界那么大,但孩子,永遠是她唯一的牽掛。哪怕是欺騙自己,余生,就靠這種辦法,硬撐下去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07

在《地久天長》的最末尾,耀軍和麗云收養的那個孩子,又重新回到了家,隔著長途電話,真誠地喊出了一聲“爸”。

在經歷了二十多年的風風雨雨,世事變遷,他們的孩子,終于失而復得。

影片留下了一個光明的尾巴。

可真正的現實,未必總如你所愿,都會有一個光明的尾巴。

滾滾紅塵,我們都茍活于世,細細算來,誰的人生,不都是悲涼的底色。

但大多數人,噙著淚,咬著牙,從荊棘叢中滾過,從泥淖里掙扎出,滿身傷痛、滿身泥污,沒有心心念念的苦盡甘來,只有一次又一次的默默忍受。

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,聚光燈總是打在車上那些意氣風發的人的身上。

只是我們,可別忘了被車輪碾碎后,隨風逝去的揚塵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作者:國館:一個有品有內涵的公號。用文化修煉心靈,以智慧對話世界,在這里,重新發現文化的魅力。

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吉林十一选五玩法 北京跑车pk10计划软件 钱庄贷款 二八杠怎么压才能赢钱 好运来彩票网址下载 重庆时时彩注册送38元 白沙娱乐公司 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稳定版 新疆时时5星走势图星 河北快三窍门 单机斗地主老版本免费